欧洲足球经理

多年前和堂哥一起到东北角海钓(岩岸),那天晚上风不小,月色也有点昏暗,反正心裡就不抱太大的希望。
一如往常的甩竿,蹲著等待萤光浮标的下沉,或许是漫不经心,我一直找话题与堂哥哈拉,直到堂哥问我:『你的浮标呢?』,这时我才惊觉不见了,猛然地急拉钓 你是个根本就不想谈恋爱的人,根本对情人没有任何要求,在你人生之中,爱情只是你工作过后的精神寄托。还是你是个爱情狂?

Comments are closed.